社會

深圳人口政策收緊,來了還是深圳人嗎?

  2021-06-16 14:07:50

  文/戴洋港

 

圖/圖蟲創意

 

  有人說,深圳的人才“拉新”終于結束了。

 

  日前,深圳市發改委公開征求《深圳市戶籍遷入若干規定(征求意見稿)》意見。其中最引人矚目的一項就是抬高了核準類入戶的接收標準,具體的修訂內容涉及眾多方面。

 

  緊隨其后,5月28日,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也發布了關于高層次人才業務、新引進人才租房和生活補貼業務相關安排的公告,生活補貼和租房補貼也被大幅取消。

 

  過去,深圳一直秉承“來了就是深圳人”的口號,在轟轟烈烈的搶人大戰中立于潮頭,以改革創新思維吸引各方來深創業人群。但是,隨著公共服務均等化、全覆蓋,向越來越多的人口敞開,公共服務資源越來越緊張。這次的人口政策收緊,會給深圳帶來什么樣的影響?以后來了還是深圳人嗎?

  

  落戶條件和補貼口徑雙雙收緊

 

  深圳市發改委在5月末發布的意見稿中傳遞出諸多信息,仔細梳理,會發現在落戶條件的年齡、學歷、社會履歷等方面都做出了調整,涉及婚姻、老年人等隨遷入戶的條款也進一步嚴格。具體來看,有這些變化:

 

  將核準類學歷型人才的底線要求,從全日制大專調高為全日制本科,技術型人才底線要求調整為“中級職稱+全日制大!,技能型人才的底線要求調整為技師。不符合上述核準條件的其他人才,統一由市人力資源保障部門在專項指標計劃內通過積分方式擇優審批引進。本科門檻也從45歲收緊到35歲;

 

  夫妻投靠基本要求,由結婚時間及被投靠人入深戶時間滿2年調整為滿5年,并增加高層次人才、高級職稱、高級技師和碩士以上學歷人員原則上只享受一次不受時間限制優先解決配偶隨遷問題的條件;

 

  老人隨遷將子女入深戶時間要求由8年調整為15年,并增加子女在深圳繳納社保連續滿15年的要求;

 

  對存在隱瞞、欺騙或提供虛假材料的入戶人員,將2年內不得再次申請入戶的政策要求提高至5年。

 

  這些條款意味著,今后不同人群想要落戶深圳,將面臨更加苛刻的條件。與此同時,收緊的不僅僅是落戶的條件,還有曾經充裕的人才補貼。

 

  緊跟深圳市發改委的文件,深圳市人社局關于補貼的公告中,傳遞出的核心信息無非兩點:一,市、區級相關部門對2021年9月1日及之后新引進人才不再受理發放租房和生活補貼;二,對于2021年9月1日及之后新引進入戶并全職工作的35歲以下的博士另行制定生活補貼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9月1日后,只有35歲以下的博士生具備在深圳拿到生活補貼的資格,而本科生和碩士生已經不在人才補貼的范圍了。

 

  回顧過去,深圳的補貼曾在全國一線城市當中,數一數二。根據學歷水平,來到深圳發展的年輕人可以拿到15000元到30000元的補貼,甚至在市級補貼之外,一部分滿足相關要求的候選人,還有資格領取區級政府發放的補貼,有人測算過,最高可拿到高達60000元補貼,這對于剛剛來到深圳、缺乏根基的年輕人而言,是很可觀的一筆數目。

 

  而這樣的“好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不斷膨脹的人口

 

  事實上,深圳招攬人才的門檻相繼收緊,早在今年4月就有過不少猜測。

 

  2020年深圳兩會期間,針對深圳市人大代表提出的相關建議,當時深圳市發改委曾有過相應回復:深圳入戶政策目前在國內主要大城市中幾乎最為寬松,且已覆蓋所有群體,不宜再加以放寬。若按照法定退休前不設年齡、繳納社保15年即可入戶的敞口式政策,作為千萬量級人口規模的超大城市,可以預見的深圳戶籍人口增長將面臨失控局面,最終造成人口劇增,公共服務供需矛盾更加尖銳,同時進一步加劇環境污染、交通擁堵等問題,導致與實現民生幸福城市背道而馳的后果。

 

  2021年5月,深圳市統計局正式發布了深圳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坐實了深圳市發改委的諸多擔憂。普查結果顯示,深圳市常住人口1756.01萬人,與2010年的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1042.40萬人相比,增加713.61萬人,增長68.46%,年均增長5.35%,增量位居全國城市之首。

 

  寬松的人口政策給深圳帶來的人口增長顯而易見,僅2020年,深圳戶籍人口就凈增了92.62萬人,年增幅達到了18.7%。戶籍人口增長將近100萬人,這樣的增量和增幅,恐怕放在全世界的城市發展史上,也極為罕見。

 

  深圳市統計局相關負責人對此的點評是:“十年來,深圳人口總量保持較快增長,人口素質穩步提升,勞動力規模依然龐大,人口集聚進一步增強!

 

  公共資源匱乏

 

  縱覽深圳的發展歷程,從1982至今,深圳人口翻了50倍。過去的40多年間,人口紅利的確是深圳經濟最顯著的關鍵詞,深圳一直秉承“來了就是深圳人”的口號,讓所有來到的深圳的人都成為了深圳的建設者和創業者,從而創造了這個城市的奇跡。

 

  然而,這次人才政策的收緊,或許折射著“人口”這個詞,正被注入越來越復雜的意味。

 

  中國城市經濟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宋丁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深圳人才政策的變化,背后其實是人口政策的變化。

 

  深圳的戶籍人口數量只占常住人口數量的1/4,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有大規模的勞動者雖然在深圳工作,但由于戶口數量管控,沒有將戶口遷至深圳本地,他們被稱為“居住證人口”。

 

  近年來,在各大城市的“搶人大戰”中,深圳感受到了威脅!氨黄取狈砰_戶口政策后,深圳的戶籍人口上升速度非?捎^,但問題也變得極為突出:深圳社會的福利保障體系,包括教育、住房、醫療、治安等方面配備,并沒有完全做好準備,迎接如此劇烈的戶籍人口增長。

 

  深圳的教育和醫療的公共資源相對匱乏,已是人們熱議的話題。深圳特區成立已經有40年,但這座城市竟然至今沒有一所雙一流學校,基礎教育資源更是慘淡,相比于北京、上海、廣州分別大約擁有1500個左右中小學,深圳只擁有不到一半數量的中小學。醫療方面,深圳的三甲醫院數量也遠遠落后于其他幾個超一線城市。

 

  有評論認為,在這樣的環境下,來到深圳的年輕人很難安居樂業,公共資源的匱乏篩選出少部分精英,以充足的資源和金錢可以負擔得起高質量教育與醫療服務,而那些沒有能力負擔、只能依賴公共資源的人們,最后則只能離開這座城市。

 

  在人口與公共資源錯配嚴重的背景下,深圳的人口政策向著控制城市人口過快增長的方向優化,也就不奇怪了。

 

  對于一些人對深圳失去包容性的質疑,宋丁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在新的形勢下,“來了就是深圳人”的價值觀依舊沒變,近期深圳對于人才政策的收緊,不能孤立看待,而是要放在深圳近幾年來的時間跨度里觀察,看到今天的收緊,是對前幾年政策過于寬松的一種糾偏,例如過去將大專文憑認定為人才標準,現在收緊了,大專不在這個范圍內了,但仍然保護本科以上的人才。人口政策變化的本質,是在政策維持一定穩定性和延續性的基礎上,進一步對深圳戶籍增量人口的結構進行優化,對于深圳而言是正面積極的做法。

 

  由于這是深圳特異性的問題,因此這次收縮不是趨勢性的,而是短期調整優化,不必過度擔心網上所揣測的“下一個收緊政策的是哪個城市”,深圳收緊,并不意味著全國其他主要城市也會跟著收縮政策。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公共政策與社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王梅參與的一項“深圳吸引人才要素”研究表明,深圳吸引人才的要素中,“城市包容性”以62.44%的比例位居榜首,“事業發展機會”以40.37%比例位居第二,“收入水平”以33.7%比例位居第三,而“人才政策引力”則以18.97%比例排在第七位,國際化程度、創新精神和城市競爭力均排在政策引力之前。

 

  “如果年輕人仍然認同深圳和深圳的價值觀,當然不會因為政策的短期調整,就放棄深圳”,宋丁說,“包容性仍然是深圳吸引年輕人最大的一張王牌!


欧美人妻a 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