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西雙版納保護區專家:最終的解決辦法是建設“亞洲象國家公園”(2)

  2021-06-16 14:17:13

  大象會本能地推倒幾十厘米高的樹木,不讓這塊地成林,從而為自己提供食物,但隨著我們森林保護力度的加強,保護區里的荒地、次生林越來越少,大象食源地也隨之減少。保護區森林覆蓋率從上世紀80年代的88%提高到了現在的95%上,原有的高大喬木、灌叢、草地的合理生態系統逐漸單一化,區內幾乎被高大喬木占據,加之不能開展“計劃燒除”等合理的森林管理,郁閉度較高的林下草本植物減少,大象食物就減少了。

 

  另一個問題是,保護區內最適合大象棲息的環境未必全都被大象利用。亞洲象分布區域不是相連的,在保護區的5個子片區中,亞洲象主要分布在勐養、尚勇和勐臘這三個片區,勐侖、曼稿保護區分布得少,不同片區在地理空間上是隔離的,不同片區的象群之間沒有交流。

 

  大象平常在林子里休息,晚上外出覓食。當象群數量增加,原有棲息地不能滿足自身發展,大象就會向外遷徙尋找新的棲息地。一開始在原有棲息地基礎上,試探性地向外走,慢慢地,外遷區域越來越大。我們觀測到,大象2017年的分布區域要比2014年大了很多。

 

  而保護區外的土地和當地農民的勞作地有重疊,老百姓種植的玉米等作物對大象來說是營養價值高、更易獲取的食物,原來大象在保護區林地里走一天才能吃飽,現在在農田吃幾個小時就飽了,大象便把農田作為棲息地,并繼續向外擴散。

 

  大象外遷也說明現在的保護工作成效好,大象不怕人了,活動習慣也有所改變。原來老百姓會放炮竹驅趕吃莊稼的大象,現在村民保護大象的意識提高,不傷害大象,大象的膽子也變大了,白天也會跑到林子外的農田吃莊稼。

 

  北遷的這群大象,其實從2019年開始就在勐養保護區周邊活動,2020年走到普洱保護區,逗留幾個月后繼續北上,這是一個慢慢出走的過程。象群以往每年也會走到普洱一帶再回來,這次北上這么遠也是超出我們預想的。隨著象群數量增加,大象分布區域越來越廣,這是正,F象。我們只看到勐養保護區的象群南下、北上,在和東南亞國家接壤的勐臘保護區,里面的大象還會跨國際界遷徙,所以需要跨境聯合保護。

 

勐養保護區森林。本刊記者/李明子 拍攝

 

  最終的解決辦法是建設“亞洲象國家公園”

 

  中國新聞周刊:保護區曾嘗試通過“計劃燒除”來修復亞洲象食源地,“計劃燒除”現在為什么停止了?

 

  郭賢明:從歷史上來看,“燒除”是西雙版納當地老百姓的一個生產生活習慣。當地老百姓養牛、養羊,每年在放牧區域進行燒除工作,通過火燒的方式把林下老化的枯枝落葉清除,土地從而長出鮮嫩的植物,為老百姓飼養的牛羊提供食物,同時也為當地野生動物提供了食物。

 

  老百姓過去這種刀耕火種的方式其實對動物棲息地起到了很好的調節作用。根據這些歷史經驗,保護區一直在考慮是否能夠通過“計劃燒除”的方式對動物棲息地進行管理,即有計劃地在某個時間段、對一些區域進行有選擇性的燒除。

 

  從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開始,我們一直在做“計劃燒除”工作。一是為了防止森林火災,比如西雙版納保護區與東南亞國家接壤,以往我們沿著國界線燒出一條防火帶,這樣境外萬一發生火災,也不會燒過來。另一個目的就是通過“計劃燒除”來對動物棲息地進行改造。

 

  2016年前后,因為一些政策原因,“計劃燒除”工作停止,到目前還沒有恢復。過去《森林法》沒說讓燒,當下《森林法》做了一些修訂,為了保護野生動物有好的棲息環境,可以對一些特定物種的棲息地適當修復,但沒有提到具體采取什么方式。根據我們長期的工作經驗,“計劃燒除”是保護棲息地的方式之一。最近三五年時間沒有進行燒除,還有一個原因是為了“藍天保衛戰”。

 

亞洲象監控預警中心,位于云南西雙版納國際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內。本刊記者/李明子 拍攝

 

  中國新聞周刊:保護區為修復亞洲象棲息地作了哪些嘗試?

 

  郭賢明:從2010年前后開始,我們在保護區內一個叫蓮花塘的地方嘗試通過人工種植亞洲象喜食的本地植物來修復食源地。種植植物以禾本科為主,比如粽葉蘆,這也是當地人包粽子用的葉子。

 

  之所以選擇蓮花塘,是因為這個地點遠離區外村寨,能減少人象沖突。先要坐車一小時抵達瀾滄江畔,再坐船一小時,下船后再爬山一小時,才能抵達蓮花塘。如果在保護區外圍做食源地修復,會起到反效果。

 

  另外,蓮花塘原來有村寨,老百姓在這輪耕輪休,因此沒有高大樹木,是天然林窗,村寨遷出后剛好可以有效利用。所謂林窗,即由林冠喬木的死亡等原因造成林地上形成不連續的林間隙地。這片區域相對平緩,附近有水塘,周圍有森林,符合大象對棲息地的需求。

 

  令人意外的是,在如此深入森林的地方,居然有外來物種腫柄菊。由于沒有天敵,腫柄菊在這塊地上泛濫成災,而大象并不愛吃這種植物。進行人工種植前,要先清除腫柄菊,因不能“計劃燒除”,我們只能用最原始的辦法——人工拔草,這也是最辛苦、最燒錢的方法。

 

  這項工作不是連續開展的,由于經費原因,斷斷續續進行了十多年。資金有NGO組織給的,也有財政撥款,來自各種渠道,F在屬于試驗階段,差不多修復了二三百畝地。

 

  中國新聞周刊:現在有一種說法是,大象走出保護區后仍找不到適合的棲息地,繼續外遷,是不是因為保護區外原有大象活動的棲息地遭到了破壞?

 

  郭賢明:保護區內的森林絕對不會讓外人破壞。保護區外的土地,有很多劃給了當地老百姓,老百姓為了自己的生存、發展而自主經營土地,是國家允許的。過去土地多、人口少,有更多富余土地不用于生產,這些區域可能有過亞洲象活動,F在老百姓需要更多土地用于生產,種植一些作物,來保證生存,沒有侵占國有林,更沒有侵占保護區森林。不能說老百姓經營自己的土地就是破壞亞洲象的棲息地,沒有道理把過錯強加到老百姓身上。既然劃出這么多土地給老百姓使用,就是要保證老百姓的生存發展,如果只用來保護生物多樣性,老百姓要靠什么吃飯?外界有很多說法,我認為是缺少實際考慮的。

 

  中國新聞周刊:很多專家表示,象群如果繼續北遷,氣候、食物都不適宜其生存,最好的結果就是象群返回西雙版納,如何引導象群南返?大象數量持續增加,象群回到西雙版納后仍舊面臨棲息地、食物不足的問題,對此有什么解決辦法?

 

  郭賢明:當初象群向北遷徙,大家都沒意識到它們會走那么遠,我們也希望象群返回西雙版納,特別是到了冬季,西雙版納仍然會有相對豐富的食物來維持大象生存。當然,這些都是出于人的意愿,F在政府也在嘗試多種辦法引導象群南歸,通過在南邊投放食物引誘,在北邊圍堵等方法,有一定效果,最終如何,還要觀察。

 

  保護亞洲象,就要保護亞洲象棲息地。法定意義上的亞洲象棲息地是保護區,我們希望亞洲象留在保護區內,這是人的主觀意愿,但亞洲象可能不這樣認為,它們可能覺得走出去,哪個地方適合生存,哪個地方就是棲息地。

 

  亞洲象具體是怎么想的,我們也不知道,畢竟無法和大象溝通,所以只能從人的角度,從法律保護的角度,把國家劃定的作為亞洲象棲息地的保護區管理好、認真保護好。但在保護區外圍的一些區域,老百姓在屬于自己的土地上進行耕種,也是合理的。

 

  我覺得最終的解決辦法還是要回到“建設亞洲象國家公園”上。保護區并不是專門針對亞洲象設立的,而是保護森林生態系統,這個森林生態系統由很多物種組成。而建設亞洲象國家公園,就可以在更大尺度上做總體規劃,哪些區域可以給亞洲象,哪些區域給其他動物,哪些區域留給森林。還可以對保護區外的區域進行規劃,保護區外面多數是老百姓的土地,F在沒有一個統一的部門來做這件事,土地使用問題需要更高的決策部門來統一考慮和制定規劃。

[上一頁] [1] [2]

欧美人妻a 中文字幕